• <s id="bnnw3"><dfn id="bnnw3"></dfn></s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bnnw3"></menuitem>
        <nobr id="bnnw3"></nobr>
          <samp id="bnnw3"></samp>
          1. <tbody id="bnnw3"><nobr id="bnnw3"></nobr></tbody>
    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民間故事 > 李柴夫奇遇記

                李柴夫奇遇記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百科故事網時間:2017-11-18 11:18:42

                從前,村子里有兩個光棍,一個叫張槍手,一個叫李柴夫。張槍手以打獵為生,乃是十日打獵九日空,一日趕上十日工。李柴夫以砍柴為生,每天賣錢不多,卻也滴水不斷,還能度日糊口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天,他倆相遇在山路上,親親熱熱,邊走邊喧。李說:“你一日趕上十日工,光景比我強。”張又說:“你砍柴賣,每日多少能得幾個錢,而我十日打獵九日空。”二人越喧越投機,都有意結拜為兄弟,便就地堆土,插芨芨為香,拜了天地,又互相參拜,張槍手歲數大些為兄,李柴夫為弟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天,張槍手在山里打獵,碰上了一個白孤子。

                俗話說,千年白,萬年黑。槍手一槍打中了狐子,狐子帶傷而逃,槍手緊追。這時,李柴夫砍好了柴剛要回去,突然跑來一個狐子,鉆到柴里,還說起話來:“大哥快救我一命,日后必報。”柴夫一驚,說:“我不圖啥報。只是怎么救你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狐子說:“大哥,把皮褂子蓋在我上面。”剛蓋好,張槍手追了過來,見李兄弟在此打柴,便問:“兄弟,你見過來一個白狐子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李柴夫一聽,這個狐子原是我兄長打的,怎么辦?嗨,不行,我已答應狐子了,不能失信,便撒謊說:“哥哥,我沒看見。”張說:“怪,這狐子跑到哪里去了?弟你收拾柴,我向前邊再找。”槍手走后,柴夫對狐子說:“你去吧,我要下山了。”狐子說:“大哥的救命之恩,一定要報答。”柴夫說:“我已說過不圖報答,你快走吧。”狐子又說: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現在還帶著傷,要是走出去,還會叫你哥打死的。求求你把我帶回家去,傷好了我再走。”柴夫猶豫地說道:“路上有人,我怎么將你帶回呢?”狐子說:“我鉆在你的懷里,你披上皮褂子,別人就看不見了。”柴夫便這樣將狐子帶回了家里。

                柴夫因砍了一天柴,走了不少路,實在累了,進門就在炕上睡著了。這時,狐子跳下炕去打了個滾,變成一個秀美的女子。柴夫醒來一看,又驚又怕,天爺,我怎么救了一個妖精?狐子忙說:“你莫怕,我是真心實意報答你救命之恩來的。你身邊缺個妻子,我給你當妻子吧。”柴夫說:“這、這、這可不行……”狐子說:“不要多說了,天色已早,你去賣柴吧。”從這以后,柴夫每天帶著憂慮上山砍柴,賣點錢再買些米面。可回到家里,和過去大不一樣了,一進門女子就問寒問暖,十分體貼,家里干干凈凈,整整齊齊,熱騰騰的飯菜已擺在了桌上。天天如此,李柴夫也高興起來了,兩人相親相愛,日子越過越美滿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天,柴夫砍柴回來,見妻子哭得很傷心,就放下柴擔問她: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怎么了?”妻子說:“你哥哥今天把我父親又傷下了。”柴夫說: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不要哭了,我前去看看。”妻子說:“你去救時連皮帶肉拿來不要剝了。”柴夫就去找張槍手,到家里一看,地上果然放著一個白狐子。他問:“哥哥呀,你今天打的這只白狐子賣不賣?我很想買一只白狐子。”張槍手說:“賣。”柴夫給了二兩銀子,張槍手硬是不要,說:“拿去吧,不要你一文錢,我馬上給你剝皮。”李柴夫忙說:

                “哥哥,我要連皮帶肉的。”說罷,李柴夫把白狐子帶回自家里去了。他將白狐子往炕上一放,狐子嘴里吐出來個白彈兒,變成了一個白胡子老人。他一見自己的女兒,問:“你怎么到這里來了?”女子指著柴夫說:“這是我們的救命恩人,你我都是他救的。”老人感激不盡,對女兒說:“你就照料李柴夫一輩子吧,直到他下世再離開。”說完白胡子老人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倆親親愛愛過了好些年,女人為柴夫生下兩個兒子,一個叫李成,一個叫李明。兒子們長大后,李柴夫死了。女人把兩個兒子叫來安頓以后的事,說:“家里有兩個寶貝,一個叫盛錢匣兒,這匣兒搖一下能出七兩銀子,另一個是定線軸兒,帶上它可以騰云駕霧,這兩個寶物一人一個。老大要了搖錢匣兒,老二分了定線軸兒。分完后,女人就變成個白狐子走了。兄弟兩個看到了說:“我兩個人的母親怎么是個狐子?”李明想不通,李成更奇怪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大李成出走了。一日,他到了華山下的廣華寺里,看到寺里有幾十個和尚僧人,便上前問一個老和尚:“老師傅,讓我在寺里住一晚,行不行?”老和尚說:“都是出家人,怎么不行呢?住多少天都可以。”飯后,李成就和老和尚喧起來了,李成問:“你的寺里有多少和尚?”老和尚說:“有一百多和尚與僧人。”又問:“你們的寺這樣破舊,為什么不修一下?”和尚說:“近年來天年不好,人連吃的都沒有,哪有錢修寺?”李成說:“老師傅,你若想修,我愿給你所需的銀兩。”旁邊的小和尚聽了李成的話,竊竊私語:“他那樣窮,能有幾兩銀子?還想修寺,真把牛皮吹上了天。”當天夜晚,李成把盛錢匣兒整好,搖了一夜,搖出了很多錢。第二天,李成告訴老和尚,讓人到他住的房內取銀兩。老和尚說:“施主,是不是取笑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李成讓老和尚帶眾僧到房里一看,都傻眼了,足足有半房銀兩!李成說:“快拿去修寺吧。”老和尚吩咐眾僧找來了能工巧匠很快建起了許多宮殿式的廟宇。

                寺修成后,有好事者給皇上奏了一本說:“有人出錢將廣華寺修得十分好看,可前去一觀。”皇上事忙就派了一個大臣去看。這位大臣的女兒有病,曾許過愿,正好可去降香還愿,就帶了姑娘領了丫環和侍女一同來到廣華寺。大臣的姑娘還愿,有個講究,不論是人還是畜生,一個不留都到寺外面,姑娘好安安靜靜地叩頭、上香。可是李成對這個講究很生氣,說:“我出錢修了寺,他們來上香,竟把我們趕走,大臣的姑娘又不是凡人不能看的天仙女,我偏要看看!”旁邊幾個和尚就出了主意說:“你別急,他的女兒前來上香,一定要去娘娘廟。娘娘廟里有個大供桌,你去藏在供桌下面,她一上香,你不就看見了嘛。”李成就去藏在了供桌下面。

                姑娘來上香的時候,李成一看,哎呀,這位姑娘長得實在美貌俊秀,真如天仙一般!李成看呆了,竟連姑娘走了都不知道,還在那里一動沒動。幾個和尚進來對李成說:“你怎么還在這里?那姑娘已走多時了。”從此,李成沒精打采的,時時都在想那姑娘的容貌。過了些天,李成辭別眾和尚,尋找那姑娘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走了月余天,來到京城,知道那位姑娘是道臺的女兒,住在一座繡樓里,他卻苦于無法見到。后來打聽到,有位王媽媽常在道臺家里教姑娘做針線,和姑娘常見面。于是,他前去拜見王媽媽,說明來意,讓王媽媽幫他和姑娘見面。王媽媽不答應,李成知道王媽媽無兒無女,就跪到地上拜王媽媽為干娘,求干娘成全,王媽媽無奈就答應了。她給他買了紅綢上衣、藍綢褲子,還配上裙子,帶上頭飾和耳環,把李成打扮得像個姑娘。王媽媽對李成說:“我先去說,有機會再帶你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這天王媽媽來到道臺家,先給夫人請安。夫人見了王媽媽說:

                “你這幾天怎么不來呢?”王媽媽說:“這幾天我的外甥丫頭來了,所以沒來。”夫人說:“那你領上來和我家姑娘玩吧。”正說著姑娘從樓上下來,問王媽媽道:“你的外甥女啥時候來的?我一人悶得很,明日一定帶來和我玩。”第二天,王媽媽就領著李成來到姑娘的樓上。姑娘見王媽媽的這個外甥女,長得聰明伶俐又俊俏,心里十分喜歡,二人在一起玩得很熱鬧,像親姐妹一般。王媽媽走時,姑娘硬讓王媽媽把外甥女留下了。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,不管姑娘怎樣說,李成就是不敢脫衣服,姑娘便有了懷疑,細細地看終于發現了破綻。她對李成說,“你到底是何人?從實說來,不然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李成急了,把實話都說了,求她不要告,自己是一片真心尋來,現在出不去了,明天一早他一定離開。姑娘聽了心想:“他不遠千里尋我,難得一片真心。”便再沒言語,讓李成坐到天亮,放他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過了月余天氣,李成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見到兄弟他說:“呔,有件大事求你。我這些天在廣華寺當功德主,廟宇佛堂都修齊了,明日五更就要開光,我怕趕不上,想借你的定線軸兒一用。老二是個念佛的善人,就把寶貝借給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李成把盛錢匣兒一挾,定線軸兒一騎,只見一股黑煙冒過,一時三刻又落到姑娘的樓上。姑娘抬頭一看,說:“你怎么又來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李成說:“還是來看你。”姑娘不言語了,因前次見面她對李成已產生了好感,走后,還有些想。她又問:“怎么一下子就站在樓上了?

                我們這兒崗哨里三層外三層,你總不會是神仙飛進來的吧?”李成說:“我在廣華寺,當了幾年功德之主,沒這點本事敢在你這兒來!”

                二人又說又笑,又玩又鬧,整整一天。晚上,姑娘就又留李成睡在樓上,互相間都有了愛慕之心。姑娘對李成說:“我好比鳥關在籠子里,與世隔絕,人間之事全然不曉。你能不能把我帶出去游上一游?”李成說:“別說你一個,就是有三個,我也能帶上。”姑娘說: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好,明日帶我去野外游玩。”第二天,丫鬟端來早飯,姑娘對她說:“下午不要送飯來了,今天我身體欠安,不想吃飯,想獨自安靜安靜。”丫鬟走后,二人吃完飯就拿上盛錢匣兒,騎上定線軸兒離家游玩去了。飛行間,李成想去廣華寺,讓和尚看一下他多有能耐,把道臺的女兒給領來了。可天氣拉霧迷了方向,轉來轉去,落到了一個山頭上。他倆實在太累了,就在山頭上睡著了。一覺睡到日頭快落西山,姑娘猛地醒來,李成還睡得很香,叫不醒,拉也拉不醒。姑娘著急起來,再不回去,家里找起來怎么辦?就獨自拿上盛錢匣兒,騎上定線軸兒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李成一直睡到夜里三更才醒來,他只見滿天星星,不見姑娘和寶貝,急得不知咋辦。等到天亮,李成看這山又高又陡,只好慢慢往下爬,爬了半天才爬到半山腰。此時,李成饑餓難熬,想找點東西吃。忽然,有一股香風向他這邊刮來,他順香味找去,看到一個石嘴上,長著一棵紅仙桃樹,上面結了四個仙桃。他上去吃了兩個,還有兩個給姑娘帶上。過了一會兒,李成覺得滿臉發燒,渾身發熱。他來到石嘴崖下,看到一眼泉,正要伏下身去喝水,突然從水中看到自己變了模樣:臉黑如鐵鍋,天門梁上長了牛角,又怪又難看。他一邊吃驚自己的模樣,一邊想,變了也好,一路上要飯吃,別人倒也認不出來。他連著走了一天一夜,肚子又餓了。突然,又一股香風刮來,四面一看,又看到一個石嘴下面長著一棵白仙桃樹,同樣結著四個仙桃。他又吃了兩個,拿了兩個。吃渴了去喝泉水,他爬倒一看,水中的影子不但還原成本來相貌,而且更英俊了。他高興地跳起來,決心到京城再找姑娘。

                李成又走了些日子來到京城。他找到王媽說:“干娘,你再給我辦個事。我從遠山回來,帶了兩個仙桃,要敬送給姑娘。夢中神仙對我講過,這禮物萬萬不能給任何人吃,只能給姑娘吃。”王媽一聽也高興,將兩個紅仙桃裝在提籃里,提到道臺府上,先到夫人跟前問了個安,又提籃來到姑娘的樓上。姑娘問道:“王媽又拿啥好花樣?”王媽說:“這回的花樣你一定喜歡。”說著拿出了兩個仙桃,放在籃子上面。姑娘看見桃子高興地說:“哎呀,好王媽給我拿來了桃子,快給我吃。”她一邊拿起兩個仙桃吃,一邊問:“多少錢買的?”王媽說:“這是仙桃,二十兩銀子買的。”姑娘便拿出二十兩銀子給王媽。王媽走后不多時,姑娘覺得臉上發燒,用鏡子一看,模樣變了,臉黑如鐵鍋,嘴大如碟碗,兩個胳膊成了干柳條兒。全家人一看,不知姑娘得的什么病,連忙請來太醫,那太醫也無法醫治。道臺沒有辦法,只好出了個榜文,上面寫道:“誰能治好我姑娘的病,要金給金,要銀給銀,若不嫌棄可與足下完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這天,李成正在城門周圍轉悠,見道臺貼出榜文,上前一把揭了。看榜人將李成帶進道臺府,道臺問李成:“你能治好我姑娘的病嗎?”李成說:“我能治好。”道臺便領他來到姑娘樓上。李成讓人將一根紅頭繩拴在帳內姑娘的中指,他在頭繩的另一端切脈,一邊切脈一邊把姑娘的病說得頭頭是道,道臺和眾人聽了十分吃驚,說他真乃神醫。道臺問:“怎么醫治是好?”李成傲氣地說:“這病別的方子是治不好的,非得用我的秘方不可。”道臺說:“那就請神醫治吧,老夫感恩不盡。”李成又說:“要想治好病,這樓上只能留我和病人,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入內。”道臺聽了,有些不放心,但也無奈,便說:“就照你的要求辦吧。”說罷領眾人下樓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眾人都走后,李成叫姑娘出來,她出了帳子見是李成,吃了一驚。李成說:“你好狠毒,不僅把我扔在山上,而且還把我的寶貝拿走,想我無法再來找你是不是?你今天成了這樣是老天對你的報應。”姑娘辯解道:“相公,那時天已黃昏,我怕來遲父親責罵,叫你多時你又不醒,實在無奈,我便駕定線軸兒回來了。”李成說:“那你為啥把盛錢匣兒也帶走呢?害的我一路討飯才到京城,受盡了苦頭。你居心何在?”姑娘說:“相公誤會了,當時叫不醒你,我怕被別人拿去,便先帶回保管。我家既不缺金也不缺銀,我要你寶物何用?我已經成這樣了,早想一死了事!想你的兩件寶物在此你一定會來,才強活著等你。今日相見,如若不信我言是真,我即刻死在你面前。”說完,姑娘要拿起剪刀尋死,李成急忙攔住。他覺得姑娘說得有理,便將另兩個白仙桃拿出來讓姑娘吃,可姑娘就是吃仙桃才成這樣的,再哪敢吃呢?李成說:“這是神仙托我帶來給你治病的。”姑娘半信半疑地接過去吃了。過了一會兒,李成說:“你照鏡子看一下。”姑娘一看,呀,全好了,還比原來更好看了!李成說:“你的病已治好,可知道臺大人出的榜文?”姑娘說:“那你就去領賞錢吧。”李成說:“不,我要娶你。你意下如何?”姑娘羞答答紅著臉兒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第二天,道臺上來一看,女兒果真治好了,比從前更美了。道臺樂哈哈地連連說道:“真是神醫,真是神醫。”忙叫人端上金銀重謝李成。李成說:“大人,你的金山銀山我全不要,就要你榜文的后一條。”道臺一聽,犯起難來。把姑娘許給他吧,李成乃下賤之輩;不許吧,讓天下人恥笑。一轉念頭便推到姑娘身上,說是姑娘答應便行,不答應便不行。李成說,“道臺大人叫來姑娘問吧,她不同意,我即可出府,如果她同意,我可要在今天與她成婚。”道臺便應承下了,讓人叫來姑娘一問,女兒說道:“既然爹爹讓孩兒說話,孩兒愿意。”道臺當場癱在椅子上。無奈,當天大擺宴席,李成披紅戴花成為道臺的佳婿。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增和橋
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羊倌和少爺

                標簽:山丹故事
                故事:
                聲明:李柴夫奇遇記搜集自網絡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    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        E游彩怎么样

              2. <s id="bnnw3"><dfn id="bnnw3"></dfn></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nnw3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bnnw3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amp id="bnnw3"></sam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bnnw3"><nobr id="bnnw3"></nobr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s id="bnnw3"><dfn id="bnnw3"></dfn></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nnw3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bnnw3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amp id="bnnw3"></sam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bnnw3"><nobr id="bnnw3"></nobr></tbody>